不爱你的烟灰

坚定不移走攻妈道路一百年

【晓羡】笑

时间线鬼扯
剧情鬼扯
文笔小学生
无聊产物
非无差但可以当没有cp线看
all晓双道请离我远点
——————————————

晓星尘大概是不曾见过那青年的。

金家花园大而华丽,牡丹似雪海般翻涌,香气迷离,来客鲜艳的衣衫穿梭在其中,一时间竟恍惚了起来。

隔着那花海似有个年轻人朗声大笑,说着些奇怪的俏皮话,引得不少人侧目。

他耳边也少不了听了几句,原是些不入流的笑话,却不知为何引得他也心里一阵发痒,想笑却又不得不忍住,忍不住了便引起袖子偷着乐。

正笑着上一句笑话,却不想这声音已停在了自己身侧。

他惊了一下,脸上的笑意却还未来得及撤下。

那青年却笑吟吟的走上前来道了句小师叔。

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应答,正踌躇间那青年却被一句隐隐含着怒气的“魏无羡”叫走。

原来是叫魏无羡啊。

他微笑起来,那张清风朗月似的脸上像有了几分微薄的暖色。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曾见过那青年。

那青年的几个笑话却被他记了许久,自己笑,自己笑完便讲给宋子琛,可宋子琛从来不笑,他先是尴尬,后来却笑得更甚。

可笑话笑个几遍便也没了意思,他寻思着再去见见那年轻人,纵使学不来那笑话,也不妨听他几个攒下来慢慢笑。

那叫魏无羡的青年却似乎销声匿迹了。

晓星尘也隐隐在兰陵金家的宴会上听说了些事。

他心里遗憾的很。

想到那几个笑话,想到那句没头没尾的小师叔,又想到那个玄袍的俊朗青年。

又过了几个月,那个青年已经是个人尽皆知的大魔头了。

夷陵老祖的名头叫得比明月清风响多了,又听说带着一群修鬼道的人上了乱葬岗,好不威风。

宋子琛提起这人也是一腔义愤填膺,虽然他知道好友所说并非虚言,可心中却有几分奇异的不满。

“魏无羡不该是那样的人。”

他素来毫不遮掩,他认为的好便是好,恶便是恶,纵使隔了千山万水,他也断不会因他人言论改了自己的看法。

宋岚惊讶地抬眼望向好友。

却只在那双清澈又黑白分明的眸子中看到了如同那时立誓济天下的坚定。

于是他不再评判魏无羡,意见不合时他们中总有一个需得噤声。

再后来那年轻人死了。

据说是被人端了老巢,受万鬼反噬死在了乱葬岗。

那夜晓星尘做了一个梦。

梦见他在金家的花园里碰到个喝醉酒的年轻人,问他:“想不想听笑话?”

那人一身酒气,笑容带着些失意的落寞与苦楚,却又不住的朗声大笑。

晓星尘端了酒坐在他对面,想要听他再讲几个笑话。

青年一口气讲了许多个笑话,笑得晓星尘人快要倒在花丛中,似乎把十几年山中无聊岁月缺失的快乐都一并笑了回来。

可惜梦醒了,他还是一个也没记住。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