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你的烟灰

坚定不移走攻妈道路一百年

【晓薛】爱意

极短极度ooc 文笔幼儿园

非无差非无差非无差

有复杂二设 原著向 擦边车求放过

道长视角 略有黑星警告

烦请避雷

—————————————————
他察觉到目光。

那样露骨而炽热的目光。

却又彷若稚子般纯真美好,皎皎如月芒在身。

源于那个站在墙角静静等待他转身的黑衣少年。

心怀爱意的痴妄之人。

他的手不经意间抚上眼前的白绸,仿佛真有其物。

“阿洋。”

他想这么唤一声,看看那少年究竟将露出怎样一幅惊诧又气愤的面孔。

但他还是转身了。

浅淡微笑,温言软语,一颗糖果就能换来的东西对他而言太过珍贵了。

他早已不吝啬于此,既然对方贪恋的是这些东西的话。

他在等待着钻入他怀抱的少年人的温热身躯。

像是早已织好罗网的蜘蛛猎人,等待着猎物坠入这以爱为名的温暖陷阱中。

无可自拔。

纤细柔韧的腰肢,甚至还在微微发抖的肩膀,轻缓而温热的吐息。

曾经触手可及的,后来遥不可及的,他都拥有了。

“道长。”

那少年脸颊微红,一声道长唤得爱意绵长。

他眼眶湿润,险些要落泪。

隔着山与海的思念自心头翻滚,搅得他的世界地动山摇。

被鲜血抹红的记忆又一次泛上心头,愤怒、失意、痛苦、痴迷让一切都不堪回首。

“回来吧,到我身边来。”

他情不自禁地对着少年絮絮低语,爱怜地抚上对方蓬松的发顶。

“道长在说什么胡话呢?”

怀中的少年轻笑道。

他透过白绸看到那少年模糊的面孔,大抵仍如初见时那般精致漂亮。

四周在他们短暂的相拥中天旋地转。

所见之景皆如浮影般掠过,最后还是定格在破旧不堪的义庄小屋里。

从门板到木桌,再从木桌到矮床,再从矮床到地上。

他与这少年放肆地缠绵,补偿这些年错过的言语与目光。

情热中似乎连真真假假都分辨不出,少年泫然欲泣的脸悄悄埋在他怀中,耳尖红的不像样。

他的舌尖舔舐上对方的小虎牙,换来毫无威慑力的一瞪。

那时的他就该想到,身下的少年该有怎样的姿容。

狂妄,狡黠,恣意,放荡,和那漫溢着的爱意。

那是他心爱之人的模样。

隔着生与死,情与仇的心爱之人目光澄澈而痴迷,少年的眸中似乎碎了星光,邀他一同沉沦。


“阿洋。”

他唤出了这个在心底沉睡了多年的名字。

痛苦也从心间泛起,随着血液流向周身,直到眼前又重回一片血雾。






微妙的冷意。

晓星尘似乎在清醒的那一霎那就睁开了眼。

老旧的帐顶绣了些古古怪怪的纹路,那种浅灰色或者说已经被洗的认不出来的颜色却似乎又和梦境搅在一起,他眼神带了几分飘渺,也未起身。

直到有人进来为止。

他背对月华而立,笑容温和清雅,即便所着那身素色道袍上血迹斑斑,却也不减出尘仙气。

“我已无碍了,近日多谢魏公子与含光君照拂,若是有缘再见,必当相报。”

他略拱了拱手。

魏无羡神色有几分僵硬,客套了几句,便将那破旧锦囊递上。

晓星尘垂着眸接过,轻声道了句感谢。

“若有机缘,自有所获。”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小师叔也要多保重。”

再无多言,便是别过。



两人在客栈的窗口目送着晓星尘御剑离去。

“你骗他。”

蓝忘机少见的多言。

魏无羡不答。

良久,他反问道:“你觉得他知道我骗他吗?”

“若想不知,自然不知。”

魏无羡苦笑一声道:“他如今心魔深重,我不愿再雪上加霜罢了,这种事我做不来。”


再后来的许多年,大约不会再遇到晓星尘了。

评论(2)

热度(28)